张德

三流的写手 下流的脑洞

马龙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到张继科身上。
“我要睡了你。”

崔庆磊路过,警棍敲敲栅栏。
“哟龙哥又挨打了。”
马龙推开林高远用冰块给他敷脸的手,走到门口冲崔庆磊粲然一笑。
“监狱一枝花,花香当然刺手。”
林高远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把冰块扔到马桶里。
马龙收起笑容左右看看,低下头沉声道。
“那药,你带来了吧。”
崔庆磊笑笑,冲马龙摊开手掌。
掌心中间有两颗红色的药丸。

马龙第一次见张继科的时候,他正把烟头碾灭在手心,然后抬头仰起一个友善且温柔的微笑,仿佛手心的疤痕只是无意蹭上的灰尘。马龙是一个好孩子,夏天都会穿长袖的衬衫,扣子系到领口的那种。
他乖顺地跟在张继科后面,缓慢且坚定,闭口不问张继科怪异的行为。
随着了解的深入,张继科变得越来越奇怪。
指头的划痕,大腿的刀疤,那些伤口十分新鲜,从纱布里隐隐约约渗出血来。
直到马龙从浴缸里将失血过多的张继科捞出来送到医院,一直躲躲闪闪的眼睛才敢直视马龙。
马龙抚摸着张继科手腕间的伤。
“你是有什么话跟我说吗?”
“马龙,我喜欢你。”张继科的声音低沉沙哑。
马龙的手不由自主地移开,又被张继科那双受伤的手紧紧抓住。马龙顾及他的伤不敢乱动。
“我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
“我曾经尝试不那么喜欢你,”张继科哽了一下,仿佛想起什么恶心的回忆,“那些伤口,我试图将痛苦将与你相见的喜悦捆绑,让自己讨厌你害怕你。但是,没用的,马龙。”
“你是光,即使死亡也无法阻挡我对你的爱。”
“如果没有遇见你,或许我还可以假装正常地娶妻生子。”
“我没有责怪你,是我的病,对不起。”
“没关系,”马龙反手握住那道脆弱的伤口,轻柔得像捧着张继科的心,“我也喜欢你。”

后来他们在一起,过着王子和王子的幸福生活。
或者只是普通人的生活。
马龙也不再那么保守,穿上运动短袖,露出曾经伤痕累累的胳膊。

张继科站在楼道里,他背着手垂着头,他说,我不能来给你补课了。
说完张继科快速地瞟了马龙一眼。
马龙站在明晃晃的灯下面。他刚打完篮球,冒着热腾腾的蒸汽。
他向前蹿了一步,生猛又凌人。
张继科明明比马龙高半头,此时生生矮了半截下去。
“为什么?”
“我在城南找了份兼职,来回赶不方便。”
“张继科儿,你嫌我给你的钱少了是不是!”
请家教的钱是马龙辛辛苦苦攒的压岁钱和指头缝里抠下来的生活费。他现在热得要命,却连根冰棒都舍不得吃,唇干舌燥地站在这里听张继科说混账话。
“不是,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
“什么不要钱了!你就是嫌我烦了!”
“我把昨天晚上的话收回来不行吗!你要是觉得恶心,你亲回来。”马龙哽了一下,全身火气都灰溜溜散开来,甚至有几分可怜。
“你打回来也行,我保证不躲!一动不动!”
张继科抬手揉揉他湿漉漉的发尾。
“你听我说,我不要你的钱是因为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啊?”
“昨天晚上的话,我答应你了。”
“既然要在一起,我总要做出表示吧。”
“你的意思是……”
张继科把马龙圈进怀里。
“我也要努力挣钱养我的小男朋友啊。”
“那你一开始哭丧着脸……”
“一想到要和我的小男朋友短暂分开我就悲痛欲绝。”
马龙不知所措的样子让张继科心情大好。
“龙仔会不会想哥哥啊。”
马龙捧起张继科的脸,深情地望着他的眼睛,将脑袋狠狠砸下去。
“昂!”
张继科捂着被马龙一头槌砸出鼻涕的脸,一手指着他。
马龙握住张继科的手拉到身后,又钻回他的怀抱。
“咱们共同进步!”
张继科眨巴着眼表示不想理他。
马龙契而不舍地凑上去对着额头鼻梁一顿亲。
“继科儿哥哥还痛不痛啊?”
张继科红着一张脸摇头。
“鼻子不痛了。”
“嘴巴痛。”

国胖练习生花絮一则

被选为队长的张继科在舞蹈组又遇新难题——
“方博你手反了,开始是掌心向内的。”
“你过来,把手给我,wave的时候腰腹是用力的。”
方博瞪着大双眼皮子看张继科。
“哥,我,我可没你这么多块儿腹肌。”
节目组弹幕:我也想摸张队长的腹肌。
几天的排练五人节目始终达不到老师的要求,张继科抹把额角的汗缓缓开口:“这样不行,我们晚上再来吧。”
时针划过两点,舞蹈训练室仍透着光亮,带着青岛哈喇味的指挥声音却坚定有力。
突然门被打开。
一个白影子出现在舞蹈教室门口。
马龙——光着膀子的马龙带着一身马赛克闯入舞蹈教室。

单人采访室
“对,他有说过,今天可能晚上不回来睡了。”
“明天要演出,所以我给他送点东西。”
“想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演出嘛。”
“不管是他,还是我,我们都把每一次表演当作最后的机会。”
马龙的手背在身后,拘谨地抿着嘴角。

张继科和马龙在门口嘀嘀咕咕半天,最后顶着一张白脸进门。
“哥,不至于吧。”
方博不死心地拽拽张继科脸颊两侧没铺好的面膜纸。
张继科握紧拳头,又慢慢松开。
生气会长褶子,长褶子,褶子。

“面膜不重要吗?”
“如果前一天不敷面膜的话,他会卡粉。”
马龙郑重又严肃地点了一下头。
“卡粉。”

镜头切回上期马龙读信环节。
“啊,看署名这位是继科儿的粉丝啊。”
“亲爱的马龙哥哥你好。”
“小福蝶你好。”
马龙冲镜头露出可爱的鼹鼠微笑。
“我想问一下,你是和继科儿哥哥闹矛盾了吗?我看他有一期镜头扫过,额角是青的,请你不要仗着比脑袋还大的肱二头肌欺负他,打他,你生气可以给他唱歌!”
“如果有其他人欺负我们哥哥,也拜托你好好保护他!”
“我首先声明一下,虽然我和继科儿是一个公司的,但是我们不熟。”
“其次,继科儿真的很厉害,力气很大,没人欺负他。”
“他也不会欺负别人。”着重强调。
“最后,继科儿应该是卡粉了……”
“阴影没晕开吧。”

镜头扫过,马龙垂着头和张继科在舞蹈教室门口嘀嘀咕咕。他一手拉着张继科的手腕,一手揉着眼睛。
交代了好几句才三步一回头地走开。

“怀里抱的花花绿绿的是什么?是粉丝送的玩偶,这次训练一起带来了。”
“当时困蒙了带出来的吧。”

镜头切到张继科。
“他怕黑,从宿舍到练习教室都没开灯。”

“什么?老张又敷着面膜出来跳大神了?”
大蟒冲镜头乐得见牙不见眼。
“你说他非得去舞蹈组。”
“哈哈哈哈哈,你知道马龙去哪儿了吗?”
“马龙去rap组了你敢相信吗?”
“你敢相信你敢听吗?”
身后路过的陈指导长叹一声:世道不好了。

张继科不太高兴。
其实也不是不高兴,他就和平常一样坐在床沿上,低着头面无表情放空,一会儿扣扣床板一会儿挠挠头皮。
可是马龙就是觉得他不高兴了,怎么看都觉得委屈。
张继科挥开花蚊子,又挠挠腿上的包,眉头皱得能把蚊子夹死。马龙冲上去一阵乱打,嘴巴里还念念有词。
无非是坏蚊子臭蚊子烂蚊子死蚊子。
直打得张继科露出个笑模样,拉着他坐下。
一双红彤彤的手就放在张继科掌心里,捏捏又揉揉,轻柔得不得了。
马龙小眉毛一耷拉看上去比张继科还委屈。
继科儿,继科儿,你别难过啦,蚊子我都打死了,你再难过我就心疼死啦。

他很厉害啊,他真的很好啊。
今天早上突然发现微博关注的一些小姐姐不再发与乒乓球有关的东西,还把微博都清空了,就很难过。
虽然不能干预别人的想法,但是再看一看嘛,他值得这么多喜欢啊。

未见分晓 怎么把你忘掉

——这七局还没打满,你不准走。

还是脑补这件羽绒服下面是龙哥的圆屁屁
第二张毛衣的纹路像披肩,一时间竟觉得十分贵妇。
可以可以,这两位哥哥是不想让人活了。
荷尔蒙炸裂霸道总裁Alpha獒养成了活泼开朗傻白甜omega龙。
激情成人礼,娇花变贵妇。

无聊爱情段子
咋越写越洛杉矶了

哟,这不村头马大花嘛。
你家老张剃头了?

Cosimo:

你们新鲜的小可爱上线了!
亮点自寻~~

来源见最后1P
不妥删